神奇的收费亭部分连载(5)

发布于:2012-10-7 12:35 Sunday2012101 分类:童书连载 标签: 《神奇的收费亭》

5、巫婆与“哪个”

“瞧瞧你们都看了什么!”一个商贩愤怒地喊道。其实他是想说“瞧瞧你们都干了什么”,但是词语已经陷入一片混乱,没有人能把话说清楚。

“收拾我们还吧是东西!”另一个抱怨道。大家听了,都忙着收拾起来。

接连几分钟,没有人能说一句通顺的话,这让一切乱上加乱。不过很快,摊位就收拾好了,词语也被堆在一起,等待挑拣分类。

拼写蜜蜂见事态发展得如此严重,早就一溜烟飞走了。米洛刚站起来,就看见一大群词语国的警察涌了过来,嘴里的哨子尖利地响着。

“一会儿我们就能调查清楚事情的起因了。”有人说,“‘都有罪’警长来了。”

一个米洛所见过的个子最矮的警察从广场对面大步走来。他不到两英尺高,却有四英尺宽。他穿着一身蓝色的制服,系了一条白色的腰带,戴着一副白手套,头上戴一顶大檐帽,表情凶巴巴的。他边走边不停地吹着口哨,脸憋得和猴子屁股一样红,大声朝所有人嚷嚷“你有罪,你有罪”,一直走到米洛面前。接着,他转身看着咔嗒,听见咔嗒身上的闹钟还在嗡嗡作响,便说:“把狗的闹钟关掉,在警察面前响铃有失恭敬。”

他在黑色的笔记本上记下了这件事,然后双手背在身后,踱来踱去,巡视着市场上慌乱的景象。

“很好,很好!”他脸色阴沉地说,“这是谁干的好事?赶紧站出来,不然我把你们都抓起来。”

很长一段时间鸦雀无声。因为看到这起事故如何发生的人很少,所以没有人说话。

“你—”警长用手指指向正忙着拂去身上的尘土、扶正帽子的骗人虫,“你看起来很可疑。”

骗人虫吓坏了,拐杖立即从手中滑落,他紧张地回答道:“我向您保证,警长,以我的名誉发誓,我只是一个无辜的看客。当时我正忙着在市场上看热闹,忽然,这个小男孩”

“啊哈!”都有罪警长打断了他的话,在小本子上记下了这件事,“和我想的一样,男孩子们是所有祸事的根源。”

“对不起,”骗人虫说,“我没有说这是因为”

“闭嘴!”警长挺直了身子,双眼睁得像铜铃一般,紧紧瞪着吓坏了的骗人虫。“现在告诉我,”他对米洛说,“七月二十七日晚上你在哪里?”

“这和今天的事有什么关系?”米洛问。

“那天是我的生日,这就是关系所在,”警长一边说,一边在笔记本上记下“忘记了我的生日”,然后说:“男孩子总是会忘记别人的生日。”

“你犯了下列罪行,”他接着说,“你的狗身上的闹钟没有取得使用授权,你导致了混乱,打翻了小推车,搞破坏,把词语都压坏了。”

“这是诬陷好人!”咔嗒愤怒地咆哮道。

“违法咆哮!”警长一边对着大狗皱眉头,一边在笔记本上写道,“只有配备吠叫计量器的狗才能吠叫。你准备好接受惩罚了吗?”

“只有法官才有处置犯人的权力!”米洛说,他想起了在学校的课本上学到的东西。

“说得好!”警长回答,他摘下大檐帽,穿上了一件黑色的长袍,“我就是法官。现在,你想要短点的宣判还是长点的?”

“还是短的吧。”米洛说。

“好。”法官接连敲了三次法槌,“我总是记不得长的。‘我是’怎么样?这是我知道的最短的判决。”

大家一致同意,认为这是非常公正的惩罚。法官继续说:“你得在监狱里蹲六百万年。结案!”他宣布道,然后再次敲了法槌,“跟我走,我要把你带到地牢里去。”

“只有监狱里的看守才有权力把我关进牢里。”米洛又想起了课本里的内容。

“说得好!”法官说道,他脱下长袍,拿出一大串钥匙,“我就是监狱的看守。”接着他就要把他们带走。

“抬起头!”骗人虫喊道,“也许他们会因为你举止有涵养,给你减一百万年的刑。”

监狱沉重的大门被缓缓推开,米洛和咔嗒跟着警长走进了一条长长的阴暗过道,里面偶尔闪现一点蜡烛的光亮。

“看好了,别摔着。”警长沿着陡峭的环形楼梯朝下走的时候说。

空气里有一股潮湿的霉味,就像是潮湿的地毯发出的气味,楼梯旁边的石墙黏糊糊的。他们一直朝下走,一直朝下走直到看见另一扇更大更重的门。米洛的脸碰到了蜘蛛网,他全身发起抖来。

“你会觉得这里的生活很惬意。”警长咯咯笑着说。他拉开门闩,推开咯吱咯吱响的大门。“没有太多伙伴在这里陪你,但是你可以和巫婆聊天。”

“巫婆?”米洛的声音在发抖。

“是的,她已经在这里待了很长时间了。”警长一边说,一边朝另一条走廊走去。

几分钟过后,他们已经穿过了三道门,通过了一座狭窄的天桥,走过两条通道,迈过一段楼梯,来到了一间小小的牢房门前。

“到了,”警长说,“这里像家一样,什么都有。”

门被打开,然后关上。米洛和咔嗒发现他们站在一间有着拱形屋顶的牢房里,墙上有两扇小小的窗户。

“六百万年之后再见!”都有罪警长说道。他的脚步声越来越模糊,最后消失了。

“看起来糟透了,不是吗,咔嗒?”米洛忧伤地说。

“确实!”闹钟狗回答,然后四处嗅闻,查看牢房的样子。

“我不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我们没有国际象棋可以下,也没有彩笔画画。”

“别担心,”咔嗒低吠道,举起一只爪子安慰米洛,“肯定会有事情干的。你帮我上上弦好吗?我的秒针已经不走了。”

“你知道吗,咔嗒?”米洛一边给狗上弦一边说,“把词语弄混或者不知道怎么拼写就会惹来这么多的麻烦。要是哪一天我能出去,一定学好所有的词。”

“你这种想法很值得表扬,年轻人。”牢房角落里传来一个微弱的声音。

米洛抬头看去,惊奇地发现一个面容慈祥的老婆婆正在灰暗的灯光下安静地做着针线活。

“您好!”他说。

“你好!”她回答。

“您最好小心点,”米洛善意地提醒道,“我听说这里有一个巫婆。”

“我就是那个巫婆。”老婆婆不在意地说,拉紧身上的披肩。

米洛吃惊地往后一跳,迅速抓住咔嗒,怕他的闹钟失控地响起来—他知道巫婆最讨厌噪音。

“别害怕,”老婆婆笑着说,“我不是巫婆—我是‘哪个①’。”

“哦”米洛不知道说什么好。

“我的名字是‘哪个’,不是邪恶的‘巫婆’。”她继续解释,“而且我绝对不会伤害你。”

“什么是‘哪个’啊?”米洛问,他松开咔嗒,朝老婆婆走近几步。

“好吧,我告诉你。”老婆婆说,一只老鼠从她脚下匆匆溜过。“我是国王的姑姑。我一直负责为不同的场合挑选合适的词语。挑出应该说的词,拣出不应该说的词;挑出用于书面语的词,拣出不应该用于书面语的词。你可以想一下,我要在成千上万的词语中挑选,这可以说是一件最重要而且责任最重大的工作。我被任命为‘哪个长官’,这让我感到很光荣也很自豪。

“刚开始,我尽力确保只有最适合以及最恰当的词语才能够被使用。这样所有的事都能用最简单最清楚的语言说出来,不会浪费任何词语。我在宫殿和市场贴上了告示,上面写着:

简洁是智慧的好帮手!

“但是权力会腐蚀一个人的心灵。很快我就变得越来越小气,挑选出的词越来越少,而把更多的词留给自己。我贴上了新告示,上面写着:

用词不当是傻瓜才会做的事!

“很快,市场上的贸易越来越少。人们不再像从前一样热心购买词语,结果王国的日子越来越艰难,我也变得越来越吝啬。很快,人们就只剩下很少的词语,这些词几乎不能表达清楚任何意思。然后我就竖起了新的告示,上面写着:

傻子说话,智者沉默!

“最后我贴上了另一个更简洁的告示:

沉默是金!

“所有的交谈都停止了。一个词语都卖不出去,市场关闭了。人们变得越来越穷,越来越闷闷不乐。国王知道了这件事,勃然大怒,把我投入了地牢。这就是你现在看到的我,一个年老却越来越睿智的妇人。

“这都是好多年前的事了,”老婆婆继续说,“但是他们没有再任命‘哪个长官’,这就是为什么今天人们想用什么词就用什么词,说的话别人听不懂,还觉得自己很聪明。因此你要记住,说得少不好,说得太多更是个大问题。”

她一说完,就重重地叹着气,拍了拍米洛的肩膀,开始重新做起活来。

“您从那时候起就一直被关在地牢里吗?”米洛同情地问。

“是的。”老婆婆难过地说,“大多数人已经完全忘记了我,或者认为我是一个巫婆,而不是‘哪个’。但是这都不重要了,不重要了,因为这两者都很可怕。”

“我不认为您可怕。”米洛说。咔嗒也摇摇尾巴以示赞成。

“非常感谢你。”老婆婆说,“我的名字叫梅丽·柯帕,你可以叫我没力婆婆,我已经不中用了。给,这是一个标点符号。”她从装满了裹有糖衣的问号、句号、逗号以及感叹号的篮子里拿出一个给米洛。“这是我每天吃的东西。”

“我出去后,会帮助您的。”米洛保证说。

“你真善良!”老婆婆说,“但是唯一能帮我的只有韵律和理性的回归。”

“什么的回归?”米洛问。

“韵律和理性。”她重复道,“但这是另外一个长长的故事了,你肯定不想听。”

“我们都很想听。”咔嗒吠道。

“我们真的很想听您讲。”米洛也说。于是“哪个”婆婆身体前后摇晃着,将故事娓娓道来。

 神奇的收费亭部分连载(1)

 神奇的收费亭部分连载(2)

 神奇的收费亭部分连载(3)

 神奇的收费亭部分连载(4)

 神奇的收费亭部分连载(5)

(感谢爱心树绘本馆提供)

到以下地方购买《神奇的收费亭》 当当网购买 亚马逊购买 淘宝找一下
除非注明,兔子坡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
本文地址:http://www.tuzipo.com/post-398.html
本站所有转载文章均已注明出处,如有异议请联系本站,本站将在最短的时间内做出处理。

您对本文的评分:
当前平均分: 0.0(0 次打分)
投稿或联系请Email:master@tuzipo.com 媒体转载及约稿:77418520(QQ)
本站采用创作共用版权协议,转载本站内容必须遵循“署名-非商业用途-保持一致”,署名除注明作者外还必须注明兔子坡博客

我们 登录 | 湘ICP备12006767号 Powered by em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