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赫比》

阳阳妈妈 发布于:2019-4-26 16:28 Friday201941 分类:童书推荐 标签: 《少年赫比》

点击查看原图

【基本信息】

书名:《少年赫比》

作者:【美】曼·赫尔沃克 一熙

书号:978-7-5495-8027-9

定价:58

开本:32开(147*210

页数:480

装帧:精装内外封  

出版时间:20195                                                                                                                                    

出版社: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核心关键字:少年赫比;纽约少年;赫尔曼·沃克;赫比;伦尼;露西

学科关键字:儿童文学;成长小说

事件关键字:少年赫比; 夏令营;滑行船;普利策文学奖;《凯恩舰哗变》;战争文学大师

 

【编辑推荐】

 

一个男孩的成长,源自与全世界的较量

笨拙,但不惧冒险;失败,却总有奇迹。

 

105岁的文坛巨匠、普利策文学奖得主赫尔曼·沃克专为童年而作,书写永恒的少年与成长

经典畅销70年,多次入选美国课本,被各大读书俱乐部推荐。

都市里的《汤姆·索亚历险记》,生发于校园和夏令营的成长奏鸣曲。它告诉每一个经历挫折的孩子,要勇敢、要诚实,怀着最本真的爱向前,奇迹会以出人意料的方式出现

 

【内容简介】

     

这是一个生活在20世纪20年代的纽约都市男孩的成长故事,却与生活在当代中国的北京男孩故事那么相似。105岁的文坛大师赫尔曼·沃克书写自己的童年和城市,更书写永恒的少年与成长。

住在纽约布朗克斯区的十一岁胖小子赫比,在学校、街头和乡村夏令营经历了种种冒险和遭遇。

他聪明但不擅运动,他是老师的宠儿却笑料百出。他和“对手”伦尼——一位学习垫底、帅气高大的运动健将之间,充满着男孩子间的较量与博弈。他暗恋露西,这个红头发的、铁石心肠的女孩,是所有折磨十一岁小男生的女孩们的化身。凭借着聪明才智,赫比的发明让他在夏令营上大放异彩,赢得了露西的青睐。但赫比的大胆行为也让他卷入了父亲公司的危机。赫比以孩子的勇敢和机智不但化解了自己和父亲的危机,也将成年人世界的虚伪击碎了。   

 

  

【作者简介】

  

赫尔曼·沃克(Herman Wouk 1915-

当代美国著名的畅销书作家,普利策文学奖得主。1952年《凯恩舰哗变》的出版与获奖使沃克一举成名,《战争风云》与《战争与回忆》两部小说则获得了《纽约时报》的高度评价。作为这位105岁文坛巨匠唯一一部儿童文学作品,《少年赫比》是他的另一座文学高峰,他在其中书写自己的童年和城市,书写永恒的少年与成长。美国文坛总是把这部半自传式的成长小说与马克·吐温的经典之作《汤姆·索亚历险记》相提并论,赞誉有加,其中篇章多次入选美国小学课本。  

 

【名人评价及推荐】

 

在讲故事方面,沃克相当出色。他是新一代作家中最有才气、最能与读者心灵相通的人物之一。

——约翰•P马昆德

                 

 

【媒体推荐】

 

胖小子赫比在成长的路上,对世界充满向往,偶尔孤独、渴求,心存梦想和幻念……每个熟悉这种感受的人,内心都住着一个赫比。”

——《纽约先驱论坛报》 

他是美国历史小说家群体的隐居掌门人。

——《华盛顿邮报》

 

【目录】

自序

第一章  心碎的胖小子

第二章  结识新朋友

第三章  访客登门

第四章  “公司”

第五章  保险柜

第六章  茶会

第七章  艺术和自然历史博物馆里的罗曼史

第八章  荣膺“垃圾将军”

第九章  升级日

第十章  男子汉

第十一章  前往马尼托

第十二章  高斯先生的马尼托夏令营

第十三章  青青草地

第十四章  聪明的山姆

第十五章  信封之谜

第十六章  伦尼的胜利

第十七章  高斯先生的胜利演说

第十八章  舞会

第十九章  大胆的计划

第二十章  惊险的一夜

第二十一章  赫比的滑行船

第二十二章  赫比的胜利

第二十三章  灾难

第二十四章  伦尼和高斯先生遭报应

第二十五章  回家

第二十六章  真相大白

第二十七章  实话伤人

第二十八章  报答

 

【内文选摘】

序言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赫尔曼·沃克少校在美国海军驻太平洋的舰队服役时,对文学创作产生了强烈兴趣。在严肃的文艺评论家眼中,这种受当代美国文学和其他文学流派影响而生的兴趣,很可能让他的文学梦变成泡影。沃克少校偶然得到一本《堂吉诃德》,读完后,跟其他读者一样,他也被塞万提斯的写作技巧和他刻画人物的奇妙才能所打动。这次阅读经历,让沃克先生决定自己动手写一部小说。迄今为止,他已经写了三部小说,每一部都向塞万提斯致敬。按现在的标准,作品要惊心动魄,这么看来,沃克先生是守旧的。他的作品有高度的欣赏价值,文笔自然,诙谐风趣。情节的发展环环相扣,设计精巧,结论明确。人物的塑造源于沃克先生的个人经历。他没有采用弗洛伊德式的象征主义手法。他的写作风格简洁,有明显的辨识度,但他从来不以文风影响主题。他不故作深沉,也不强行向读者灌输某种理念。正因为如此,我喜欢读沃克先生写的书。事实上,在我看来,他正成长为新一代作家中最有才气、最能与读者心灵相通的人物之一。

在我眼中,《少年赫比》一书具备前文所说的全部优点。这本书写于《凯恩舰哗变》之前,不论内容的广度,还是境界的高度,本书都比不上《凯恩舰哗变》,但沃克先生创作《少年赫比》时,并没有考虑那么多。然而,本书足以证明,沃克先生并不是一位只能创作一部作品的作家。《少年赫比》我读过两次,每一次都令我沉醉其中、兴趣盎然。有一天,我十二岁的女儿偶然翻开这本书,便一发不可收。这说明我也许还保留了十二岁孩子的童心,但我认为,《少年赫比》与《汤姆·索亚历险记》一样,具有罕见的老少皆宜的感染力。我相信,马克·吐温也会喜欢这本书。尽管沃克先生笔下的小赫比是一个犹太少年,生活在二十世纪的纽约布朗克斯区,从来没有和哈克贝利·费恩一起在密西西比河浑浊的河水中摸过鱼, 但我敢肯定,如果他有机会认识汤姆·索亚,两人一定合得来。贝齐·萨契尔也会理解赫比的心情。事实上,两位作家虽然写出了风格迥异的儿童冒险故事,创作理念却极其相似。对他们来说,情节构思是妙手偶得之。他们专注于讲述一个童年故事,并且老少皆宜。不经意间,任何读者都会发现,在讲故事这方面,沃克先生做得相当出色,作品也写得极具特色。

约翰·P·马昆德

纽约

一九五二年二月 

                          

内外试读

                          第二十二章  赫比的胜利

 

赫比的滑行船就这样成功了。四天前,它还只是一个小男孩心中一个缥缈的设想、一个滑稽的梦:带轮子的的划艇,从山上往下滑。如今,滑行船建好了,运转良好,滑道成为女生坪上最吸引眼球的风景。埃尔玛又给它增加了一些漂亮的装饰:起点竖起一个拱门,门上用半圆形的硬纸板剪出“赫比的滑行船(HERBIES RIDE)”字样,每个字母高一英尺,背后连上明亮的红色电灯泡。他对自己的手艺十分满意,特地开车到城里买了一个断续开关,接在灯泡上。到了黄昏时分,男生和女生都穿着鲜艳的服装出来庆祝狂欢节,这块招牌忽明忽暗,闪闪发光,非常引人注目。开车进入夏令营或穿过男生运动场到女生草坪去的访客们,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这块招牌。在个马尼托,再没有别的东西像它那样璀璨夺目。滑行船前很快就排起约有二十个孩子和大人的长队,而其他展台、游戏、游乐和消遣活动却几乎无人参与。

赫比穿戴着埃尔玛的水手帽和水手衫,站在拱门下。帽子 常常掉下来罩住他的耳朵,水手衫宽松得能把克利夫也一起套进去,但即便如此,他还是有了一副海员的派头。一开始,赫比吼着吆喝了几句:“快来呀,坐滑行船呀,最好玩儿的滑行船呀!滑下坡一次只要两毛五,一块钱的四分之一。”没过几分,就有二十多位乘客付了钱等候上船,不断有新人加入这个行列,周围还有一大群观众围住滑行船,喝彩叫好。生意如此兴隆,赫比停止了吆喝。

这一晚, 赫比畅游在喜悦中。钱财和祝贺声源源而来。许多乘客坐完一次,又上山来走进队伍排第二轮。滑行船运转平稳。特德和菲丽霞呆在船里,把它划回岸边。克利夫和聪明的山姆把船拉回山顶,越干越熟练,越干越轻松。赫比负责收钱,把收到的钱存在一个空雪茄烟盒里,还学着埃尔玛的样子打活结系船、拉开活结放船。四个孩子的内心都有

一种自豪感,因为他们都为这一次成功出了力,就连聪明的山姆难得脾气大好,友善地转动着眼珠子,任由观众们在它身上爱抚轻拍。

在喜悦中,赫比心头的内疚收拾行装,飞到九霄云外。不到两小时,他就收到五十美元。明天一早,“借钱”这件小事就能从《罪行录》里一笔勾销。他忘记了命中注定的诅咒。一切顺利。“好家伙,营员日队长肯定是你的了!”他听见别人说过一百次。见识和事业心大获全胜。老天爷发了善心,声明某些时候的偷窃并非真正的偷窃,并为了赫比·布克拜因德考虑,暂停“第八条戒律” 。看来,旧日时光最美好!

没错,就连露西也被吸引来了。赫比的滑行船胜利开张的三小时后,他正沉浸在赞美声和利润带来的喜悦中,突然感觉有人怯生生地拉了一下他又大又长的衣袖。

“祝贺你,赫比,”一个银铃般的声音说。

赫比四下张望,看到一个漂亮娇小的红头发女海盗,她身穿一件金色的破衬衣,系一条绯红的腰带,黑色的短裤裤腿上精心地剪出一道口子,手拿一把小匕首,一只眼睛上蒙着一块黑色的绸子,但另一只眼睛里闪烁的爱慕之情足以抵得上两只眼睛。昨天还觉得已从失恋之痛中恢复过来的赫比,突然对自己的判断产生了怀疑。露西,光彩照人的露西,竟然放下身段来找他,让他有一种甜蜜的感觉。

“哈罗,露西。请稍等。”

他给正在登船的一批八位乘客找了零钱,把雪茄烟盒摆在露西面前,让她能看清盒子里满得快要溢出来的花花绿绿的票子,然后,他漫不经心地拉开活结,滑行船轰隆轰隆地滑下了山坡。

“啊呀,赫比。”小姑娘的声音里流露出一丝敬畏和佩服。

“你怎么会想出这么一个东西?真了不起!”

“噢,都是埃尔玛和克利夫干的,我没干多少,”赫比说。他停顿一下, 看了她一眼, 瞄准目标, 然后慢条斯里地说:“我连曳步都不会。”

海盗的脸颊顿时变得和她的腰带一样绯红。她拉开蒙在脸上的黑布,显然,接下来的任务,她的两只眼睛都会派上用场。她用天真无邪的神情看着赫比,温柔地说:“赫比,我很抱歉伤了你的心。你知道吗,我一晚上都没理伦尼,只有一次例外,他邀请我来坐你的滑行船,但我说我要一个人来。”

露西的低沉的声音像一首乐曲,在赫比耳边窃窃私语,让他的心头涌上一股暖流,但他回忆起曾经受到的伤害,冷冷地说:“你现在想坐吗?”

“嗯,赫比。”

“好吧。你可以免费,还不用排队。”

招牌闪烁,灯一亮,姑娘满脸惊讶,灯一灭一亮,姑娘满脸失望,灯再一灭一亮,姑娘露出迷人的微笑,灯闪了好几次,微笑一直洋溢在姑娘脸上。“你不陪我坐吗?”

“嘿,不行,露西。你瞧,我得负责财务。”

“哦。也许过一会儿,你要去交谊厅跳舞。我想跟你跳。”

“也许吧。”

露西陷入沉默,看着聪明的山姆把划艇拖到山顶起点。赫比故意卖弄地数着钱这会儿已经有一百零七美元了他希望露西能再多献点殷勤,但她没有。于是他终于忍不住开口道:“狂欢节别的节目怎么样,露西?我都没时间去参加。”

“糟透了。大家都说你的滑行船最好。”

 

“伊希的怪诞秀怎么样?”

姑娘轻蔑地哼了一声,作为回答。

“伦尼在干啥呢?”

“噢,他穿了一套棒球服,上面印着‘纽约扬基队’几个字,他在里面塞了个枕头,到处转悠,逢人便说他是巴比·鲁斯。多傻呀!”

赫比默默地把伦尼的灵感和自己的比较了一番,得出的结论是,有时候,只凭肌肉发达,不一定就能统治世界。但他却没想到,伦尼身上的棒球服,至少不是偷来的。

划艇嘎吱嘎吱地来到滑道的起点。克利夫给聪明的山姆卸下挽具时,赫比把船系在木桩上。然后,他像一位骑士,把露西扶进船舱,招来几个排队的孩子尖叫着表示抗议。坐在船头的菲丽霞扭头一看,说了声:“哼!又来这一套了。”扔下桨,跳出船舱。 

“嘿,菲丽霞,你去哪儿?”赫比问。

等你俩在这儿卿卿我我,” 姐姐冷冷地说, 昂首离开,

“我去交谊厅跳一会儿舞。”

“没关系,赫比。”特德在船尾说,“我一人也能行。”

“谢谢你,赫比。希望过一会儿再见到你,”露西佯作端庄地说。其他乘客鱼贯而入,把钱塞给赫比。露西一直用崇拜的眼神凝望着他。赫比觉得自己傻人有傻福,喜滋滋的,如临仙境。他恋恋不舍地拉开活结,让船载着他可爱的心上人隆隆地滑下山坡。

不一会儿,桑迪叔叔长长地吹响三声哨子,哨音回荡在营地各个角落,宣告狂欢节的结束。十几个正在排队的人嘟嘟囔囔地散开,他们大多是滑第二轮或第三轮的营员,除了一个村里来的、带着她忧郁的浅色头发孩子的胖太太。特德把船划到岸边,克利夫赶马回了马厩,赫比则把收到的钱又数了一遍。

等菲丽霞兴高采烈地从舞会回来,四个伙伴聚在闪烁的招牌下,赫比兴奋地宣布他们的劳动所得:一百一十三块五毛。

“天哪,我们发财了,”特德说。

“我们怎么分?”菲丽霞问。

“首先,我欠的七十五元材料费得扣除,”赫比说。其他人点点头。“还剩差不多四十块,每人十块。”

高斯先生从黑暗中冒了出来,满脸堆笑。他手里抱着五六个雪茄烟盒,每个都和赫比那个差不多。

“好呀,好呀,你们挖着金矿了,”他快活地说,“赫比,把你的盒子给我吧。我帮你们把钱存在保险柜里过夜。凡是赚了钱的孩子,都把钱交给我保管。”

“哎呀,谢谢你,高斯先生,”赫比把烟盒护在自己腰间,“没事,我能保管好。”

“胡说,我的孩子。你知道,我们可不想招来顺手牵羊的小偷。”他一把牢牢抓住盒子,从赫比的胳膊下用力拔出,“你赚的钱那么多,只能搁在保险柜里。明天一早,我就叫你把它拿回去。再次祝贺你们!”他转身朝客房走去。“再见了,一百一十三块,”特德沙哑地说,故意让夏令营老板听得清清楚楚,但是高斯先生只当没听见,迈着轻快的步子了。

“继续呀,”赫比说,“他不会独吞咱们那笔钱吧。”

“没门儿!”菲丽霞说。

克利夫说:“ 高斯先生不会那么卑鄙吧。好歹还给我们一些。”

“好啦,好啦,”特德说,“我在这家夏令营呆得最久。除非发生奇迹,那笔钱我们是一个铜板也见不到了。”

“他必须还我七十五美元的材料费!”赫比说,“我欠别人的。”

“别发傻了,”菲丽霞烦躁地说,“你们这些男孩子尽说些没用的?他必须全部还给我们。这难道有什么问题吗?他是强盗吗?那是我们的钱,不是他的。他一分钱也不能留下。”

特德像一只公鸡,斜眼瞅了她一下。“我这是连续第六年来马尼托了,”他说,“盒子里面是钱,盒子外面是高斯先生。他们之间只隔着一层盖子。这样说还不够……得了,反正我们也玩得开心。”他耸了耸肩膀。“比我在这个地狱的任何时候都开心。赫比,谢谢你让我参与进来。”

“嗨,你胡说些什么呀,特德,”赫比刚开口,号声就响起,催着孩子们回去睡觉,大家只好带着特德这句不祥的预言 各自散去。几分钟后,第十三组的男生们穿着睡衣,坐在床上,等待桑迪叔叔宣布谁被评为“营员日队长”。

“你打算派谁当桑迪叔叔,赫比?”伦尼恭敬地问。

“嘿,伦尼,我还没有赢呢。”

“你赢了。其他人都不行。”

室友们纷纷表示同意。他们现在以赫比为荣。其他小组的男生也从纱窗外大声向赫比道贺。

好啦,不管怎么样,等桑迪叔叔宣布结果,”赫比说。赛德叔叔说:“赫比,我为你感到骄傲,真的,你做了件了不起的事。你前途远大。”营地禁止吸烟,他把香烟藏在掌心里,迫不及待地吸了一口。赫比能否当上队长,让可怜的赛德叔叔紧张而焦虑。这种事儿发生在那些被称作“辅导员”的大人和半大小子身上,确实很新鲜。他们本来只为挣几个小钱,来乡下过一个夏天,跟孩子们朝夕相处,但慢慢地,他们也严肃对待起夏令营里发生的大小事情来。说白了,成年人在生活中严肃对待的事情,与马尼托的孩子们所关心的事情相比,并不见得更重要或者有实质性的不同都是为了寻求成功、拉帮结派、追逐快乐和避开讨厌的清规戒律。成年人的时间和精力,不都是花在这些上面吗?

门外的黑暗中传来哨音,一听就是桑迪叔叔在吹哨子,打断室友们的聊天。紧接着,喇叭筒里响起他的大嗓门。

“现在,宣布大家期待已久的结果。裁判们蒂丽阿姨、队长和我本人为了在丰富多彩的活动项目中选出头奖,费了一番心思。你们都知道,有两个项目特别出色。

“营员日队长是”他停顿了很久,让人等得心焦,然后匆匆忙忙地说“伊希·盖布尔逊以他的怪诞秀获奖,对赫比·布克拜因德的滑行船给予特别表扬。就这些。”

   但是,就这些肯定无法服众。连队街的每间营房里都传出了刺破夜空的叫喊。

“呸!”

“强盗!”

“垃圾将军该得奖!”

“恶棍!”

哨音又愤怒急促地吹响几次,把喧嚣声压了下去。

“好了,不许再闹!”首席辅导员咆哮道,“你们还没回家呢,你们还在夏令营里。在这儿,你们要什么不算数,我们说的才算数!”

桑迪叔叔本来可以不说最后这一句伤人的话。但是,他很生气,而且说老实话,他也感到内疚,所以他脑子一发热,就说出了实情。

“呀!”

“呸!”

“嘶!”

“你们选的我们可不要!”

“从来没选过我们要的!”

“把狗屎叔叔吊到酸苹果树上去!”

这几个声音,加上几十处粗野的尖叫,响彻各个营房。桑迪叔叔慌得不知所措,躲进自己的帐篷。就在此时,第十三组的特德从床上跳起来,从远足背包里掏出一个马口铁锅和一把勺子。

“别发愁,将军,”他咬牙切齿地对惊呆了的、脸色苍白的赫比说,“这一回狗屎叔叔休想轻易过关。”

“特德!你给我回来!”赛德叔叔喊道,但特德已经冲出营房,独自跑到连队街上,有节奏地拿勺子敲着铁锅,喊着:“我们要赫比!我们要赫比!”只需要一点火星,就点燃了炸药桶。眨眼工夫,二十个男生上了街,敲着各种东西玻璃杯、鼓、水壶、甚至还有一个洗澡盆唱着:“我们要赫比!”辅导员们无法平息这场骚乱,而且他们中没有一个人真

心想平息骚乱。这群穿着睡衣、大呼小叫的男生们跑到桑迪叔叔的帐篷前时,人数几乎包括了全营的男生。他们在连队街尽头一根挂着大白炽灯泡的电杆下转来转去,又唱又叫,吓坏了盘旋在他们头顶的一团黑压压的飞虫。

在闷热的黄色帐篷里,坐着高斯先生和两位首席辅导员,个个脸色阴沉。

“我再说一遍,桑迪,”夏令营老板高声说,“你难道不想想办法,制止这种无纪律的行为?”

“队长,我只有一个人呀。辅导员们应该在事件发生时就制止。但他们的想法显然跟我一样,我

大个子伊希·盖布尔逊一个箭步蹿进帐篷,让帐篷里拥挤不堪。

“桑迪叔叔,高斯先生,你们不能这样对我呀!那些人要揍我了。你们知道,是那个孩子赢了!”这个超高生抹着额头的汗、结结巴巴地说。

“唉,伊希,别耍小孩子脾气,”高斯先生说,“你的怪诞秀很不错。何况,你知道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一个中班生当营员日队长。那太危险了。”

“组织比赛的时候,你们就该想到这一点!”伊希吼道,

“你早该说不许中班生参加比赛,现在才动手制定规则,太晚了,高斯先生。是那孩子赢了,你知道的。你爱怎么做就怎么做,反正我不当营员日队长。我不是骗子!”

他跳出帐篷,三名裁判员听见他高喊一声,音量盖过迎面而来的一片喧嚣:“我给他们说了!我给他们说了,我不接受!”这下子,嘲笑声变成欢呼声,然后又汇成不绝于耳的呼

喊声:“我们要赫比!我们要赫比!”

“照我看,高斯先生,”桑迪叔叔拿一张手帕擦拭着厚厚的镜片,把夏令营老板的名字念得特别重,“只有两条出路,要么取消营员日,要么选赫比·布克拜因德当队长。”

“胡说。他们睡一觉过后,什么都会忘得精光。明天中午饭,我给他们冰淇淋吃,”高斯先生说。

“依我之见,”蒂丽阿姨酸溜溜地说,“显然是那个孩子赢了。只是因为队长坚持必须由一个年龄较大的孩子来管理全 营,我才勉强同意的。”

“现在你的大孩子也撂挑子了,”桑迪叔叔说。

“我们要赫比!我们要赫比!”呼喊声有增无减,从帐篷外面传来,加上敲击声、碰撞声、叮铛声和顿脚声作为伴奏。

高斯先生的视线从一位首席辅导员扫到另一位首席辅导员。两人的脸上都充满敌意。

“既然本来应该支持我的两位都不肯支持我,”他说,“看来我只好放弃唯一明智的选择。随你们的便吧,桑迪叔叔,反正由你负责。我无话可说。”

“先生,我们是取消营员日呢,还是让那个孩子当队长?”

“我无话可说。”

桑迪叔叔走出帐篷。造反的男孩们预感到要有重要新闻要发布,都停止了呼喊。首席辅导员斜眼观瞧,只见营员们穿着睡衣,三五成群地凑在一起,像一群目无法纪的暴徒。在人群中央,赫比·布克拜因德高踞宝座,他光着身子,只穿了条白色短裤,骑在伊希和另外三名超高生的肩头。桑迪看见胖小子如此大出风头,不禁乐不可支。“下来吧,赫比,你赢了。你是队长了!”喊完后,他继续哈哈大笑。

胜利的欢呼响彻云霄。虽然孩子们对帐篷里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但他们从桑迪叔叔的表情看得出,他和游行者们一样,拥护这个更改后的比赛结果,于是围拢过来,跟他握手,拿拳头亲热地捶他。扛着赫比的四名超高生跳起舞来,好几次险些把今晚的英雄摔到地上。祝贺声、问候声和赞美声从四面八方涌向昔日的垃圾将军,而且大家每次都叫他“赫比”。

此时此刻,赫比收获的欢呼与喝彩,远远超过伦尼或伊希由于他们在赛场上的优异表现而得到的欢呼与喝彩。他成了反抗高斯先生的象征,从他的胜利中,每个男孩都感到自己肩上摆脱了枷锁。虽然只是一次短暂的胜利明天,高斯的严刑酷法依然像往常一样生效但是这一回,至少这一回,狗屎叔叔被迫让了步。“赫比万岁!赫比万岁!”孩子们扯着嗓子,尽情地高呼。

赫比在宝座上荡得前仰后合,头顶有耀眼的灯光和和疾飞的虫子,四周围绕着一张张仰起的面孔,脸上洋溢着友好而崇拜的神情,耳边回响着一声声欢呼和赞美。他不禁悲喜交加,眼泪夺眶而出。他做过许多胜利的美梦,没有哪一次像今天梦想成真这般甜蜜。“人有得意日,物有称心时。”胖胖的、没有运动天赋的、遭人蔑视的垃圾将军,终于迎来了得意的日子。

 

 

 

到以下地方购买《少年赫比》 当当网购买 亚马逊购买 淘宝找一下
本文作者是阳阳妈妈,地址:http://www.tuzipo.com/post-2966.html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转载刊发请注明出自兔子坡(www.tuzipo.com),商业用途请联系作者本人或本站。

您对本文的评分:
当前平均分: 0.0(0 次打分)
投稿或联系请Email:master@tuzipo.com 媒体转载及约稿:77418520(QQ)
本站采用创作共用版权协议,转载本站内容必须遵循“署名-非商业用途-保持一致”,署名除注明作者外还必须注明兔子坡博客

我们 登录 | 湘ICP备12006767号 Powered by emlog